主页 > 火电 > 火电产业 >

火电技术创新屡遭造谣抹黑 思想桎梏亟需破除!

        发布时间:2019-09-18 15:29        编辑:一分PK10

编者按:

最近火电江湖都在讨论亚临界机组的事情,很热闹。看到这种对创新技术的热议和辩论,小编感觉这是对推动火电行业科学发展有意义的事情。近日,《一分PK10电力报》发电编辑部收到了这样一封读者来信,现原文刊发。也欢迎大家客观、冷静、有理有据地积极讨论火电技术的创新问题。

对于利国利企利民的自主创新,应该坚决支持,这是个原则问题。

火电技术创新屡遭造谣抹黑,思想桎梏亟需破除!

——隔空回应朱小令之一

李励

笔者作为一名火电技术人员,目前就职于上海申能电力科技有限公司,是华润徐州电厂3号机组高温亚临界综合升级改造项目(以下简称“徐州项目”)的项目经理。9月13日上午,一篇名为《质疑(之一)“高温亚临界”机组改造效果40问》的文章在火电行业的圈子里迅速传播开来。文章开篇就写道:“原亚临界N320-16.7/538/538汽轮机组,经升级改造为“高温亚临界”汽轮机组后,设计供电煤耗率280克/千瓦时……”

需要指出的是,在发表这篇文章之前,作者朱小令已经向相关人士提出了质疑:“喷嘴调节的汽轮机特性,以及结构设计已经存在的不可避免的弊端。汽轮机相对内效率绝对达不到93%。若能达到,那得重新改写“老祖宗”的《汽轮机原理》。……只要运用老师交给我们的知识点,就可以一目了然地甄别真伪……连科学技术都可以造假,是对人民的犯罪……典型的“黑恶乱势力”。且有所谓“名人”遥相呼应,真是社会的悲哀……”。对此,申能电力科技的回复是:“亚临界机组,仅通过升高温度的改造,尚达不到287克的供电煤耗水平,因此,还需加载广义回热等一系列的节能技术才能达到。这在报道中已有说明。”

“资深汽轮机专家”朱小令,为了确保上述不可能实现的93%汽缸效率,能够继续作为抨击的前提,刻意编造了280g/kWh供电煤耗的谣言。唯有如此,才能构成《质疑》一文的逻辑前提,才能误导读者认为徐州项目和高温亚临界改造是谎言和骗局。

这不是作者朱小令第一次采用这样的方式进行造谣和误导了,事实上,他精通此道。早在2015年6月底,一篇名为《一评:上海外三电厂“创新节能减排技术”及“251工程”质疑》的文章开始在各大网络媒体上热传,此文署名正是“资深电力行业专家朱小令”。在文中,朱专家先是一口咬定“251工程”必然采用的是昂贵和不成熟的700摄氏度材料,进而提出如下一连串“质疑”:

“为什么技术先进的国家在700℃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技术研究已经进展的情况之下,却放慢或者停止技术研发而不搞了呢?既然我们执意坚持要搞,高温材料是得从国外购买,还是全部由国产制造?”……“其一、若花费巨额外汇从国外买进,国外研发的材料现在是否就已过关?其二,核心技术要花费国家这么多钱,从国外买进来搞“251工程”,究竟是不是“自主创新”?结果到底是外国人在帮一分PK10人“打工”呢,还是一分PK10人在帮外国人“打工”呢?还是既用一分PK10纳税人的钱,又用属于全民的“公共资源”,在一分PK10帮助外国人搞研发与试验呢?”

但“251工程”明明采用的是六百摄氏度材料,朱专家煞费心机,篡改成七百摄氏度,然后加以质疑和批判,太辛苦了。

巧合的是,这篇文章传播之时,“251工程”的创造者冯伟忠教授,正率队受邀参加美国机械工程师协会(ASME)举办的电力技术国际会议,共计做了三个专题报告讲述“一分PK10原创”的煤电新技术,其中就包括“高低位双轴布置两次再热技术和251工程”,受到了国际同行的广泛关注和高度肯定。2016年的ASME会议,冯伟忠教授再次受邀赴美作大会主题报告,并获得了ASME颁发年度唯一的最高奖“创新领导者(Prime Movers)”奖,成为该奖项自1954年创立以来唯一获奖的一分PK10专家。

当时看了该文章后,虽然与朱小令素未谋面,冯伟忠教授当场给出了他的判断:作者肯定已经有相当的年纪,因为这种文风在“文革”中很常见,但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有这样的手段。“过去的大字报怎么玩的?就是先给你扣个不存在的前提,然后罗列罪名,进行上纲上线,这样就可以冠冕堂皇地加以强烈批判”。之后的信息证实了冯伟忠教授的判断:朱小令是国内某著名热工研究院的退休研究员,他既没有到过外三,也没有与冯伟忠教授有过任何交流,然而凭空造出一个“700度材料251工程”并进行言之凿凿的批判,打着技术质疑的幌子进行上纲上线的“扣帽子”。

回顾了4年前的历史,就更加容易明白为什么朱小令在明知公开报道的设计供电煤耗率为287 g/kWh的情况下,仍然凭空捏造徐州项目“设计供电煤耗率280g/kWh ”,也更加清晰地可以看出究竟谁在编造谎言,制造骗局,混淆视听。(不过280g/kWh这一供电煤耗,倒是将来可以作为我们高温亚临界技术的下一个奋斗目标)

然而技术进步发展的滚滚车轮不会因为某些人的螳臂当车而停下,就在朱小令对“251工程”造谣之后,2016年12月,“251工程”在安徽平山二期核准落地,并被国家能源局确定为“国家煤电示范项目”。目前该项目正在安装施工中,预计2020年底前可以投产,届时将以国际上最高效、最先进煤电机组的形象向业界汇报。

高温亚临界改造技术,自2010年由冯伟忠教授提出,经过科学严谨的论证和研发,期间也遇到了诸多的技术难题,但都被一一攻克。至2017年,与华润电力合作,落地徐州华润电厂,成为了世界首个高温亚临界改造项目。项目推进和实施如此成功,离不开华润电力的慧眼识珠和大力支持。

实际上,在2017年美国能源部代表团访问外三及冯伟忠教授,了解到高温亚临界技术时,就表达了技术引进的意愿。而后因为非技术的种种原因,技术引进事宜被搁置。据了解,之后美国能源部出资6000万美元,招标美国国内研究单位开展“高温亚临界”机组改造方案研究,最终由美国国家电力研究院(EPRI)中标。一分PK106月初,笔者受邀代表冯伟忠教授前往美国参加由国际能源署清洁煤中心(IEACCC)主办的第九届国际清洁煤技术大会,并在会议上作主题报告,介绍高温亚临界改造技术和徐州项目,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不仅有数位美国专家在提问环节主动建议将高温亚临界技术引入美国市场,更为巧合的是,EPRI的专家主动在会后与笔者交流,坦陈目前他们在亚临界机组升温改造方面遇到了尚未解决的技术瓶颈,并希望笔者能够分享相关技术信息,笔者当即明确表示,目前该技术尚未解密。

应该看到,美国能源部出资6000万美元作为研发费,目前尚未在技术可行性方面取得突破,而徐州项目仅用比这低得多的投入,就已经完成了机组改造。高温亚临界技术的价值和重要性,不言而喻!!!

“251工程”及高温亚临界技术所取得的突破,是我们一分PK10自主完成的世界能源领域的重大技术创新,是一分PK10电力界的骄傲,业界人正常的情感反应应是为之高兴,而朱小令表现的如此气急败坏,他代表的是谁的利益?真让人匪夷所思!

TAG:屡遭 造谣 桎梏 抹黑 技术创新 思想 火电

上一篇: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时家林:积极探索“2毛钱”电价 下一篇:光大绿色环保喜提沂源县生活垃圾焚烧发电PPP项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