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火电 > 火电产业 >

土耳其泽塔斯三期2台66万千瓦燃煤火力发电工程

        发布时间:2018-09-04 10:01        编辑:一分PK10

项目混凝土部分的结构设计由一家土耳其当地土建公司负责,中外双方在设计阶段的划分、设计标准、设计习惯、工作模式及文化背景等方面存在诸多差异,前期配合困难重重,工程进展一度延缓甚至搁置。2014年6月,国核院总工程师李达然、副总工程师张桂英带队奔赴土耳其现场,主动出击解决问题、承揽责任、发挥作用。主要设计人章卫松驻扎在安卡拉长达半年,专责解决接口和分工问题,最终突破性地填补了权责真空地带,获得了土方公司的理解和认可,使后续工作得以顺利开展。在这个过程中,双方逐步建立起深厚的友谊。

 

工程的大部分钢结构标准采用土耳其标准,这可难坏了讲究标准化的工程设计师们——土耳其的建设标准只有土语版,没有权威的英文版本,更别谈中文版本了。于是,在工程启动之初,结构工程组便成立以项目主工王勇奉牵头、主设人章卫松、金靖及业务骨干吴迎强、陈世玺等组成的课题小组,集中对土耳其设计标准进行攻关,在初步设计开展之前,拿出了科研成果《一分PK10和土耳其钢结构设计规范对比研究》,为接下来的初设和施工图设计奠定了坚实基础,也为后续在土耳其电力建设更多的有所作为,打造了一把金钥匙。

土耳其泽塔斯三期2台66万千瓦燃煤火力发电工程(二)

泽塔斯三期工程工期非常紧张,如何在设计优化中追赶进度,就成了一道考验智慧的难题。电气专业主设人路平说:“电气专业在电厂设计中属于服务专业,特别强调与工艺专业的配合。因为泽塔斯三期工程工期紧张,我们根据以往的工程经验,做了很多超前设计工作或包络性设计工作,提高了设计效率、减少了修改工作量、提高了现场施工效率。”

 

“小工程组”设计模式,是国核院在泽塔斯三期工程推行的又一项管理创新。“我们通过将机务专业设计人员固定在一个项目,全面依托三维设计数字化平台,进行出图流程和生产组织的全面优化,使得该项目施工图设计阶段比一般同类型容量的国内机组缩短了10~15%,专业设计总工时由原来的5000人•天,减少为3500人•天,效率提升达30%以上。”机务专业主设人耿韬,说起项目管理的特点,自豪之情溢于言表,“我相信,泽塔斯三期工程为提升生产效率、创新设计模式趟出了一条可行之路。”

 

“我们团队的成员放弃了大量休息时间,加班加点搞技术攻关、做设计优化、抓质量进度,泽塔斯三期工程顺利双投的这份喜悦,应当属于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国核院副院长王成立说。

 

阅黑海

 

泽塔斯三期工程濒临黑海,紫外线光照强烈。黑海作为内陆海,是一片贫瘠的海域,几乎不出产鱼类等生物。国核院的工代团队,在为期近两年的现场服务中,在生活方式和质量全盘颠覆的困境中,竭尽所能服务业主和现场建设,推动项目顺利进行。

土耳其泽塔斯三期2台66万千瓦燃煤火力发电工程(二)

土耳其泽塔斯三期2台66万千瓦燃煤火力发电工程(二)

水工工艺专业工代何文婷,是工代团队里唯一的女生。在泽塔斯三期工程转入安装阶段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也是包括所有厂家代表在内的唯一的女生。2015年10月4日,举行婚礼仅一个月之后,她就匆匆登上了前往伊斯坦布尔的国际航班。尽管备受思想愁绪的折磨,但她坚韧依旧,有条不紊地协调解决现场问题,甚至跟语言不通的当地施工方创造了一套用“肢体动作+英语单词”组合的现场验收沟通“语言”。哪怕在土耳其政局出现波动、爆炸式袭击多发的时候,何文婷依旧为了专业问题,马不停蹄地奔波在项目现场、安卡拉、伊斯坦布尔之间,频繁参加各项技术讨论会与交流会,丝毫不畏时局艰险,不得不让人惊叹这样一个小女子的坚毅。

 

工代组长耿韬,来自热机专业,是工代团队里最为年长的一位,他不仅要解决本专业及关联专业问题,还要在把握总体进度、响应各方关切等方面与现场各方开展灵活恰当的联系,将国核院精心设计、优质服务的理念以实际行动传达到现场。他是工代队员们生活中的主心骨,曾经将自己的新鲜泡面与同事舍不得吃最后导致过期的泡面交换,曾在2016年的春节主动提出留守现场而让同事们回家过年……

 

对于异国他乡的工代们来说,最美味的莫过于来自祖国的泡面、老干妈和牛肉干了。这些大家在国内只有在坐火车时才会偶尔吃一次的方便食品,在泽塔斯工地上,却成了增进感情、荣辱与共的“硬通货”。同事们每次从国内出发,24寸的大行李箱里一定会放满泡面。到了现场,只有在庆功或特殊日子才能“饕餮”一次宝贵的泡面。

 

2016年7月16日,热控专业工代张培超,在生日当天拥有了连吃两包泡面的“特权”,还吃到了同事们为他特别准备的土豆牛肉和国产小零食,他说:“太幸福了,那是我毕生难忘的一个生日!”

土耳其泽塔斯三期2台66万千瓦燃煤火力发电工程(二)

张培超的这个生日的最特别之处,恐怕还不在于那两份泡面,而在于当天土耳其发生了未遂政变。凌晨醒来的工代们,既为政变的消息震惊,又担心着自身安危。大家很快收到总包方哈电国际和国核院本部发来的安全提醒,让大家待在项目部,不要外出。大家连夜给国内的亲朋好友报平安。“其实,刚到土耳其的时候,就时常有爆炸袭击的消息传来,但都发生在大城市。在小渔村边上干工程的我们,听得多了也就渐渐麻木了,只不过来土耳其之前幻想的在工程结束后去大城市转一转的计划也泡汤了。”张培超说。

 

土耳其泽塔斯三期2台66万千瓦燃煤火力发电工程(二)

 

全恒立是电气专业博士,踏踏实实的风格和应变自如的专业能力,使得他在现场深受同事与业主认可。他说:“由于时差,我们一天忙完准备下班的时候,正值国内晚上八九点,一般是我爱人的加班时间;早晨我们刚醒来,正是院里上午上班的时间。我们必须抓住现场和国内重合的工作时间,迅速汇报、沟通、解决问题,个人跟家里的联系能靠后则靠后了。”他的爱人也在国核院工作,对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十分理解。2015年国庆节前一天,新婚不满半年的全恒立,经过一整天的舟车劳顿,来到了泽塔斯三期工程现场:“那时一到现场就发现施工进度完全不具备安装条件,但是项目工期紧任务重,要求在开工后两年内必须投产,了解到这一点,我们也就对提前数月开展现场工代服务毫无怨言了。”

 

在泽塔斯三期工程进入安装工序前,国核院还派出了近十人的土建施工工代团队,在项目现场经历了同样的艰难和挑战,并结成了“过命的交情”。正是由于他们的超凡付出,泽塔斯三期工程得以顺利推进,并最终成功投运。

 

黑海不相信眼泪,但是黑海边青春正好、奋斗不止、友谊万岁!

TAG: 塔斯 火力 万千瓦 2台 土耳其 燃煤 三期

上一篇:土耳其泽塔斯三期2台66万千瓦燃煤火力发电工程 下一篇:什么是热电厂与热电联产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